没有life

【德潘/翻译】Carry your heart (短篇,BE)

和我罩合作的第一篇!

下辈子老相好:

作者:thewhitebird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6424


翻译: @罩四卓 


校队: @KimGreenn 


 


    “你不会像爱我这样深刻的爱别人。”她告诉他。


    “光有爱是不够的”他说。


 


当胳膊绑着绷带的Draoc从医务室回来的时候,Pansy正乏困的躺在沙发上。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已经没人了,只剩下嘶嘶的火炉声和湖底催眠的水浪声打扰着他们。


“你没必要等我的。”Draco笑着说。


“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她说道,心里有些内疚。她靠在沙发上的那侧脸庞压出了一道红印,Pansy揉了揉眼睛,她绿色的眼影已经沾到了睫毛和脸颊上。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她的指甲染上了粉色和紫色,她的手腕纤细骨感,像一只鸟。“胳膊怎么了?”


“受伤了,”他随口撒了句谎,在她旁边的沙发上伸直了身子,“情况很不好,我会给我爸爸送信告诉他这件事的。”


她大胆的翻了个白眼:“或许吧,”她高兴地说:“他们会解雇那个蠢货,派一个正常的老师来。”


他坐起身子模仿海格做了个自认为滑稽可笑的动作,但潘西却说他更像高尔和米里森的孩子。


他不满的重又坐下:“那好,你这么聪明,你怎么不来做一个试试。”


“我没法模仿男生,但是你瞧,”—她用手把她的黑色短发彻底揉乱—“我可以模仿泥巴种格兰杰。”她露出门牙举高一只手,上蹿下跳起来。Draco笑了。


“你是爱我的。”她轻描淡写的说。


“听起来你很确定。”Draco傲慢的说。或许在那一刻他确实爱她,爱她粉色和紫色的指甲,爱她绿色波光粼粼的眼睛,爱她能逗他开心。


“你不会再像爱我一样的爱任何人了。”她告诉他。


 


*


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慌乱笨拙,那是在圣诞舞会上的灌木丛后,而她则表现出出乎意料的害羞,对他报以紧张的微笑。


“你还想去再跳一支舞吗?”他最后问,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在他们走回舞会的路上,她牵起了他的手。


 


*


他感觉着她的手轻柔的划过他的头发。列车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她滔滔不绝的咯咯的笑着,但他可以听出这指责下的藏着的温柔:“为什么没有给我写信?你答应过我的。”她用紫色的墨水写信,用“爱你/亲吻拥抱”作为结尾,在那些天他看着这些信,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亲爱的Pansy,父亲被关进监狱了,我现在忧心忡忡。很高兴你在法国玩的开心,祝好。Draco)所以在最后他选择了沉默。


“你在躲着我,”Pansy挡在他面前,双臂环胸。她撇着嘴眼里含有敌意:“你没有来吃饭,也没有睡觉,你光是这周就逃了三次课。你看起来就像个行尸走肉。”


“别傻了,”他立刻说,即使她说的都是事实:“我很忙,Pansy,让开。”


“让开?”她尖声的回答:“你不能命令我做什么,我不是克拉布,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一直试图甩掉你的朋友们—不要以为我们都没发现这回事,但是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六岁的时候Pansy总是在争吵中用大喊大叫的方式来达到她的目的。


“有些事我必须得自己解决,”他带着怒气低声说:“让开。”


“我可以帮你”她平静的反驳他,“Draco,你是爱—喜欢我的,记得吗?”他感觉到每个字的重量就胃上被打了一拳。或许我并不,他意识到,突然地,感觉一种反常的恐惧涌来。我恨她的尖叫,她愚蠢的珠光眼影和粉色指甲,讨厌她吃醋和哭鼻子。


“我很高兴能再多一个人在我的生命里指手画脚。”他冷冰冰的说。


“尽管如此,你从未否认这点。”她低语道。他们离得是如此之近,他可以看到粘在她睫毛上的珠光眼影。


“这并不足够。”他说,随后蹭着她的胳膊离开。


 


*


    他还没踏上列车,Ernie Macmillan就满面怒火的来质问他。


“那-本-该-属-于-我。”Macmillan气急败坏的说,他的手指直指着Draco长袍上前用大头针不舒服地别住的学生会主席徽章,“你和Parkinson压根没有资格,我是说,这简直不像话。”


Draco做出一脸苦相,疲惫的擦掉被喷到脸上的吐沫,他可以听到熟悉的高跟鞋声,他紧张了。


“闭嘴”Pansy对Macmillan喊:“我会把你告到Snape校长去,如果必要的话,再没收你的级长徽章。走吧,Draco。”他让自己被拖着走向列车的背后,她的指甲嵌入他的手掌。他突然意识到他的黑眼圈,他在长袍下日渐消瘦的身体,那种如同干枯般的衰竭感永恒地包围着他。与他相反,Pansy看起来则散发着健康的光芒,当他把他的手抽出来的时候,她的指甲油有一点留在了他的手掌心。


 


*


“还有别的问题吗?”作为一个流程,Snape每次在他们的每月例会结束后都会这样问。正如往常一样,Draco疲惫的陷进椅子里摇了摇头。


“事实上,有这么一件事。”Pansy缓缓的说。她低头看着她纤细手腕上的闪光手链:“Carrow兄妹把走廊里所有的宠物都抓去做不可饶恕咒的练习对象,他们虐待死了Astoria Greengrass的猫。这事该停止了。”她抬起头来。


“我会调查这件事的。”Snape的表情像往常一样捉摸不定,举起手示意解散。


午夜后,他把她逼近公共休息室的墙角,那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维护弱小了?”


她凶巴巴的说:“这是我们的职责,Draco,学生会男女主席就该把意见汇报给校长。”


“你被选定有学生会主席的权利,不是让你来做这种事,我们都清楚这点,你被选定是为了遵循黑魔王的意见,管好你的嘴。”


她低语了些什么,将头扭向别处,有几分尴尬。


“那是什么?”愤怒如同绞胃,让他面目可憎。他曾在人生的某一时刻这样想过:除了她,他的人生没有什么事可以自己掌控的。并非是说她易于被掌控,她才不是乖乖听话的人。


“我们两个并没有都在这个夏天学会了做凶手。”


他像被她当头一棒,突然畏缩了,她抬头看他,眼里充满泪水:“你到底怎么了,Draco?”


“我长大了。”他厉声道。


 


*


他们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没有和对方说过话,但是在复活节后他们之间弥漫着一股火药味。他拿着Narcissa的魔杖登上列车,眼睛里充满血丝,面部青肿,孤独苦涩。她一个人坐在隔间里,蜷曲在座位上,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她的头发长长了,她的深色头发乱糟糟的垂在肩膀上,她的妆容有些花了,指甲油也剥落掉了。


“我能进来吗?”


她点了点头,但仍旧看向窗外。“我想过要给你写信,我每天都写了,但最后都把他们扔了。”


“我没想过要给你写信,”他疲惫的承认,“我父母几乎是垂死之人了,Pansy,那个人说——他...算了。”


Pansy从书包底部掏出来一封揉的皱皱巴巴的信,交到他手上。


“仍旧爱着你,给你最甜的吻。”


 


*


    “你应该立马就来。”她搀着他的胳膊,眼神狂放。


    “我马上就到,”他不耐烦的说:“我只是去取个东西。”


     他等到她拐过这个弯对Crabbe和Goyle做了个手势,他们跑开了。


 


*


幻影移形前他并没有想过要去哪里,但是突然地,他就出现在Parkinson的家外。那排陈年的柳树仍旧立着,他蹒跚过它们走向那栋白色的房子。


门是开着的,他走进去,心痛地意识到自己留下了一道遍布灰尘的轨迹,他的脸上还留有一道伤痕,他拿着一根偷来的魔杖。然后突然她出现了,她站在楼梯脚下,还身着校服,只是现在已经褶皱了。她脸上的妆有些花了,在那一刻,她看着他仿佛他是个幽灵。


“你回来了。”一丝微弱的啜泣从Pansy的嘴中吐露,“你这个傻瓜。”


“我很抱歉。”Draco说,因为这句道歉看起来的那么理所应当,因为他有一种预感在接下来的几周他会对她不断表白。他们接吻,她颤抖的手指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仍旧那样瘦弱—在他们踉跄的爬过楼梯时。


“爱你。”过后他低语,看着她在毛毯下的胸随着每次呼吸而起伏。


“嗯。”她用一种耳语回答,那声音过于微弱他甚至不确定他是否听清楚了。


“但这对我们来说足够吗?”


 


*


“我要和Astoria结婚了。”他说,这句话在他口中就像石灰那样苦涩,他又喝了一口火焰威士忌,但这种感觉还没有消散。


Pansy沉默了许久,黑色的眼睛倒映着火光。“我知道,”她终于开口,摆弄着脖子上的珍珠长项链。“我一直都知道,甚至比你还早。”


“对不起。”


“你终于知道道歉了。”她面带悲伤地微笑说。“你确实该道歉,不过没关系,我们对彼此都太过千疮百孔,但我想你始终爱着我。”


他想矢口否认,但这是事实。他比了解自己更了解她。他知道她的脖子上有三颗雀斑,在她的小腿肚上有一道白色的疤痕。他知道她瘦弱的手腕纤细的双手,像一只小鸟。他知道她的吻尝起来有点像肉桂的味道但同时又像是毛毛牙薄荷糖。(注1)他知道第一次有人叫她狮子狗的时候她在夜晚独自哭泣到睡着。他知道有时候他恨她,但更多的日子里,如果你剥开他的心,她一直都在里面。


“光有爱是不够的。”他说。


 


-fin-


 


 


注释1:Toothflossing Stringmints 薄荷洁牙线线 怪异而容易碎裂的魔法糖果。

赫敏和小蝎子啊嗷嗷嗷嗷嗷(其实也可以看成赫敏和变小了的德拉科

图源ins见图2、3,侵删

HP同人笔记

∅:

-我决定还是把所有的笔记放在一起,随时修改,这样就不会因为一个月可能才看了一篇又不想单独拎出来记录而烦恼。


-并不是一个会写读书笔记的人,所以其实里面都是我的废话。全部都是主观评分,可能有些文章回过头去看写得还是蛮好的,但是当时分给得不高,然而因为懒,我决定不改分。


-评分没什么标准,全看缘分。


-主德哈哈德德赫,偶尔也会有些其他cp或者亲情向的文。


-来自一个入坑非常晚的人。




《雪盲》


作者:十六夜雪


11/10


德哈入坑之作,也是目前我最喜欢的德哈文。虽然我知道原著中的德拉科和同人中的德拉科不一样,同人中太容易把他写得太好了。很多小说中,因为经历了战争,他不再像从前那样胆小懦弱,他变得勇敢,他依然聪明,事实上作为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少爷他嚣张跋扈但胆小懦弱,他怕死后来才不得不为伏地魔做事,他没有勇气站在哈利那一边,在他的母亲呼唤他的时候他依然走向了父母(也可以看做是马尔福认为家庭高于一切)。


战后的哈利逐渐对魔法失去了兴趣,他一个人住在偏僻狭小的麻瓜公寓中,不出去工作,拒绝了麦格教授让他去霍格沃茨任教的请求。后来他在罗恩和赫敏的婚礼上得了雪盲症,德拉科作为他的治疗师帮他治疗眼睛,德拉科治好了他的眼睛之后,哈利又觉察到了德拉科的变化于是他又开始为治好德拉科奔波。一个相互治愈的故事,在我看来是一篇非常温暖温馨的小说。


《雪盲》中的德拉科不再是那个懦弱的人,他成为了圣芒戈最年轻的院长。但这确实是我喜欢的德拉科,哪怕和原著不太一样。因为喜欢他所以不介意他变得更好,我向也许是战争让他变成了这样,《雪盲》中的圣战也和原著不一样,所以我想德拉科确实会变得不一样。


这篇同人的文风也是我喜欢的文风,德拉科是我喜欢的德拉科,哈利是我喜欢的哈利(很多德哈文中哈利——尤其是在情感方面,都会有女化倾向)。


十一分是满满的十一分,没有因为是长篇而给同情分。




《前世今生》


作者:黑色发条橙


7.5/10


大概是我看的第二篇德哈长篇,哈利得了魔力衰退症,一度想要退出巫师世界,但德拉科两次都把他找了回来并且尽心尽力地想要医治他。其实整个故事都不错,但是在感情戏方面,哈里就有女性化倾向,当然此处的德拉科也变得不一样,他成了魔法部傲罗们的队长,管理着傲罗当然也包括哈利。好吧总体来说人物有点OOC,主要是哈利,撇去感情戏不说还是不错的,所以给个高分,当然一分给长篇。




《生而高贵》


作者:天望


4/10


一分同情分给长篇,因为真的很长。


总体来说故事流畅,但是人物极度OOC,有些地方戳我萌点我居然忍着看到了最后一卷,最后实在忍不下去就弃了。




《同袍》


作者:上等鹿茸


5/10


一分依旧给长篇。一个很普通的故事,算不上什么跌宕起伏,真的很一般,前面什么抑郁障碍之类的也没看出来,失忆梗玩得也不好,看两个人谈恋爱蜜汁尴尬感,一股小言情风。




《秘密》


9/10


人物性格把握得非常好,是一篇经典文。但是看的那一周很疲惫,文中的哈利也很疲惫,导致我看得也很疲惫,学习和工作已经很累了没想到看小说也这么累。还没有看英文原版,译者有很多地方翻译得都不好,语序别扭。To be honest,有点不是很能接受斯内普和卢平这对CP,好吧,是斯内普的任何CP我好像都有点受不了…………




《Breeze》


作者:river


10/10


哈利死了,拜托赫敏把他挂到格里莫广场12号。他死后那栋房子的主人就成了德拉科。赫敏后来才明白原来哈利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小短篇,轻松诙谐,阿不思和斯科皮这一对也很有趣,只是辛苦了赫敏。文章最后,“他指指不远处在躺椅上小憩的马尔福,用口型对赫敏说秃老头睡着了。画中有风拂过,吹乱他的发。”看到这里的时候仿佛能想象出那样静谧安详的画面:时间还在向前走,皱纹攀上德拉科的脸,而画中的年轻人的生命停留在二十一岁。他们仍然吵架斗嘴,像小的时候那样。有时候,金发的男人躺在躺椅上睡着了,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年轻人在画像中温柔地看着他。


(这个作者的几篇短篇都挺有趣的。)




《情书》


作者:爱像诗美如瓷器


10/10


德拉科和哈利都死了,赫敏出庭为德拉科作证。书信与演讲实录体,出自卢娜的书。小说的主体是德拉科的信,德拉科在战争时断断续续地写给哈利的一封长信,时间间隔很长,大概有一年,最后几段是德拉科去世的那一天写下的。整封信的笔触都是很轻松的,像是德拉科絮絮叨叨想对敌对阵营的哈利说点什么,在他为哈利留在食死徒那一方做了八年的卧底的时光里,他和哈利的每一次见面都是以敌人的身份相见的,信中他还想着也许哪一天战争结束,他被关进阿兹卡班,然后迎接伦敦审判,然后被宣判无罪释放,这样他终于能够摆脱黑暗的世界终于能够和哈利走在一起,可事实是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天他死在了马尔福庄园。


每次读到马尔福想着伦敦审判吼他被无罪释放的那一段总是想起肖洛霍夫在《一个人的遭遇》里写的那一段:“夜里醒来,我常常作着老头儿的梦:等到战争一结束,我就给儿子娶个媳妇,自己就住在小夫妻那儿,干干木匠活儿,抱抱孙子。一句话,尽是些老头儿的玩意。”


然后梦醒了。


战争时期的每一个人甚至都不能奢求这样一个幻想。




《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作者:attica


10/10


This is how you lose her. Too young, Too stupid. Too cynical. Too fast.


You wake up one day and she's gone. Or at least that's what he tells himself. He tells himself there was nothing he could do - he couldn't make her stay as much as he could make the winds change direction. He blames the seasons. He blames the world in orbit. He blames the alignment of the planets. He blames everyone but himself, because he would have dug to the boiling core of the earth with his bare hands for her except she asked him not to.


That's her problem. She wants so much less than what he's already given her.


你就这样失去她,太年轻,太愚蠢,太讽刺,太匆忙。


你曾经拥有她,你最后失去她。


连着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一边看一边哭。原文写得太美了,回过来看译文觉得并没有把原文的意境翻译出来。




《A Thousand Words》


作者:annie


9/10


先是在lof上看了译文,后来跑去看了原文,熬着夜把它看完了。


魔法部的一个challenge,赫敏和德拉科成为了笔友,starlight和shadow,相对的两个人。与此同时,两个人一起调查一桩谋杀案又让两个人靠得更近,开始看到对方的另一面,赫敏在shadow和罗恩之间摇摆,对德拉科的改观又让她对德拉科暗生情愫,德拉科也陷在starlight和赫敏之间,直到他终于知道赫敏就是starlight,他决定远离她。他告诉starlight他爱上了一个一个女孩,而她已经有了其他人,他总是忍不住去伤害她,因为他爱她,他让她远离他而这又伤害到了他自己。而当赫敏最终知道了德拉科就是shadow,德拉科逼她在他和罗恩之间做出选择,赫敏却选了罗恩。他退出、离开,直到他听到赫敏的死讯——死于狼人的袭击,和罗恩一起。他去看望她,坐在她的墓前对她说“I loved you…”他变成了狼,在静谧中,在森林的阴影中追逐着风。


And, in acknowledging this truth, the wolf’s other self finally conceded defeat. He knew he would never be whole again.


除去最后赫敏的死亡和德拉科决定被感染成为狼人之外,这个结局其实也在预料之中——赫敏最终选择了罗恩,罗恩的爱是温暖舒适安全的,而德拉科则恰恰相反。


只是到头来一场空,甚至不如最初就没有互相靠近。


后来作者又写了第二个结局:赫敏没有死,德拉科一人带走了Greyback,他们的故事没有结束,就像shadow说的,“A thousand words were never enough.”


给9分是因为小说正文的最后几章戏剧化得略略出乎我的意料。




《All About Numbers》


作者:司狼瞳


7.5/10


少有的一篇双子文。Fred死了,George结婚了,George有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妈妈。所以我恐怕今年圣诞你不得不再次开始织带有“F”的毛衣了。 ”




《弗雷德的烦恼》


作者:Politics


7/10


弗雷德很煩惱,因為他的父親從來不對他說“我愛你”。


小弗雷德的床头柜上放着另一个弗雷德的相片。后来那些“我爱你”就成了一个秘密。




《时间失格》


作者:Lazier_tan


7/10


因为魔药课上的一次事故哈利变小了,始作俑者德拉科照顾小哈利的一个故事。非常非常甜,小哈利非常非常萌,甚至隐隐觉得有OOC。但是番外的生子实在戳了我的雷点……甚至都不能提到这个话题,太雷了……




《伦敦有家快餐店》


作者:山草


7.5/10


第三人称视角写的HP整个故事,一个小短篇,很平淡但是觉得还蛮不错的,像是慢慢品一杯茶,余香充满了你的口鼻。




《硬币的两面》


作者:noiselessheart


译者:sidesee


7/10


德哈文。


两个人互相暗恋但对自己的心意又不甚明了,甚至也不敢向对方坦白,几乎是到了最后他们才正大光明地走在了一起。作者把两个人的心思和感情写得很细腻,甚至看得时候都能感受到那种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坐在一起忐忑不安的心情。但是最后《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意外我有点……嗯,吃惊。说实话我对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事所持的态度和最初的德拉科是一样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有所改变。




《阳光灿烂的日子》


作者:Frayach


译者:sidesee


7.5/10


德哈文。


给打7.5而不是8是因为这里的德拉科不是我想象中、认知中的德拉科,不讨论有没有OOC的问题,因为这是我个人问题,有时候我觉得有些小说里把他写得太好了,不是原著中的他了,可我就是喜欢OTL


作者翻译得很棒,真的,《硬币的两面》也是,撇去原文不谈,为了翻译也值得看一看。而且这篇文的写法也很有趣,至少我比较少看到这样对称式的文章。


其实我看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阳光灿烂”,甚至觉得有点阴暗。说不上来为什么,整篇文给我一种阴暗的感觉,就好像是这篇文中的德拉科,可是我还是认为这个标题很契合。




《Graveyard Valentine 墓地情人节》


作者:Bex-Chan


译者:深蓝


7.5/10


德赫文。


“死亡是一个故事的结束和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全文正是这样一个故事,可以把标题理解为,在墓地度过的情人节,虽然有点奇怪但就是这样没错。一个小短篇,平平淡淡,结局还不错。我喜欢这篇文中前两年的德赫相处模式,一开始是带点尴尬的,带点敌意的,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德拉科总是让赫敏跟他说一些有关唐克斯的事情,后来,两个人之间的坚冰开始融化,德拉科开始让赫敏对他说一些她的事情。最后,当然是两个人在一起啦。


然而据说这个太太长篇写得好短篇不怎么样,等有空了再去看长篇吧。




《Inosculation》


作者:DragonAndPhoenixForNaNo


8/10


德赫文。


先是在贴吧看到了翻译,才翻译了四章,忍不住就去看了原文。算是日常向的一篇文,赫敏患了一种麻瓜血统的病,只能嫁入纯血家族才能治好,这个时候德拉科和她做了交易,他娶赫敏但是赫敏也要帮他保住马尔福庄园。所以他们是先结婚才有的感情。然而!他们差不多结婚一年多才开始了友谊,快两年两个人才正式在一起(?),隔着屏幕我都觉得心累啊。除去这个其实我觉得还蛮好看的,也是一个平淡的故事,赫敏刚住到庄园那会儿两个人还敌意慢慢,分别居住在庄园两翼,平时根本就见不到面,然后一次吵架之后再金妮的劝说下赫敏决定和德拉科改善关系,德拉科也已经开始把赫敏的话放在心上。


和《硬币的两面》里一样,这里的金妮也是两个人关系的推动者,只不过这里是推动德赫《硬币》里是推动德哈。在看这篇的时候我在想,有蛮多时候我喜欢的德赫文和德哈文其实差不多,把德哈文里的哈利换成赫敏就基本是一篇完美的德赫文,哈利不必说,当年分院帽还纠结要把他分到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呢,这里的德拉科也说赫敏有时候也很“斯莱特林”,看得我一阵迷茫。




《用麻瓜的方式准备晚餐:午夜时分》


作者:憧憧信步(百度ID)


9/10


德赫文。


回过去看了一遍结尾那里,第一遍看的时候没有多大感觉,现在真的觉得被虐到了。


罗恩的讣告发布的第二天赫敏就收到了来自德拉科的求爱信。


几十年未见过面,各自拥有一个看似美满的家庭的两个人,然后,当他们都老去,曾经光滑的皮肤已经干枯,年少冲动被慢慢磨平,他们失去了自己的伴侣,年少时期甚至都未能发芽的爱情,在他们的暮年,慢慢地开出花来。




《Permanent Stain烙印》


作者:Decinda


德赫文。


不给评分。看过苏三的《琥珀》、《赌城无事记》还有这篇,如果要推我肯定推《琥珀》,不过它还没有完结,《赌城》这篇写得早,很明显看得出来文章很稚嫩,剧情也是简单粗暴,人物塑造当然也远不如《琥珀》,所以不推。《烙印》应该是写《琥珀》早期的时候写的,结局如镇楼图。德拉科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政客的妻子》


作者:pir8fancier


译者:DaisySerenade(贴吧ID)


评分:8.8/10


德赫文。


花了一个失眠的晚上接着第二天糟糕的早晨的概统课把这篇文看完了,中年德拉科和赫敏的故事,工作与婚姻危机,赫敏视角第一人称,有些事情她就算自己不说出来我都能想象到,可能是这两天我自己的精神状态也非常差,一看到这里的赫敏就会想到从前一头蓬乱的头发的赫敏,觉得文中的她和她的头发一样糟糕,她永远在超负荷工作,一个诅咒让她和罗恩不能拥有孩子,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在这二十年间变淡、然后出现危机。然后德拉科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她的问题,最可恨的是他做的仅仅是把这些她从前也许是故意忽视的问题摆到她面前,然后什么也不做。仿佛能看到赫敏简直要爆炸了的头发(好吧显然并没有)。这种感觉就像是,我极度焦躁,神经紧张,每天都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第二天又萎靡不振但还要迎接一整天的课和各种根本不会做的作业应付令人生厌的小组讨论group work,然晚上继续辗转反侧精神高度紧张,然后有人说诶你神经衰弱啊。没了。好吧我不是不知道我多年神经衰弱我只是一直强硬地忽视了它觉得自己能调整好的,直到有人提出来,所有的焦躁都化成了无力:好吧我就是生病了,而且我还无能为力,现在我不得不去医院了。


被指出问题的赫敏那一瞬间应该也是无力并且沮丧的。


最后赫敏辞去了魔法部的工作。至少我认为是很有意思的一点。大部分文里可能都会设定赫敏在魔法部工作并且想要成为部长,在《哈八》里也是这样。虽然也看过设定赫敏是律师、圣芒戈治疗师或是霍格沃茨教授的,但第一种设定似乎占了大部分?赫敏读书的时候还用时间转换器来保证自己选上了所有课程,所以我想她工作的时候也会这么拼命,把自己累垮,就像这篇文中的赫敏一样。隐隐有点怀疑她究竟是不是一块做政客的料——这种怀疑可能也是受了这篇文章的影响。


最后,其实整篇小说我最感兴趣的反而是二十年几前,德拉科转换立场带着他母亲、Blaise和Pansy出现在格里莫广场12号,他站到了他父亲的对立面,祈求至少不要让他亲自动手杀了他父亲——最后是哈利动的手,导致每一次哈利喝醉都会向他道歉。不过这些也只是在文中提到了几句,没有多写。看到的时候忍不住去脑补那个时候的场景。也难怪我比较喜欢战后文。


没有看原文,在贴吧上看的翻译,至少纯看译文都觉得文章很不错,算是翻译和作者共同的功劳。文是好文,文笔老练,没有啰啰嗦嗦的地方。德拉科是个话唠,看他和赫敏互相嘲讽看得非常爽。分数是我的主观分数,我打分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准,我还在看的时候就想着要打这个分数。只能说文确实是好文,不说人物性格把握得准不准,只是我个人并不喜欢这样的德拉科和赫敏吧。




《微光》


作者:简装书


评分:7/10


德哈文。


怎么说,这篇文看完之后没有给我留下太大的印象,写得不差不过也不怎么好。文风方面,感觉和《雪盲》比较像,但是它和《雪盲》的差别,就好像是小孩子和成年人的差别。恰好这篇文里的他们还是学生,而《雪盲》里的他们都已经毕业成年。我想这篇文如果是我的入门文的话我可能会把分数打高一点。




《Fading Away》


作者:Frejya


评分:7.3


德赫文。


短篇,灵魂伴侣梗。其实我很喜欢这个梗,这里和我看过的不太一样的是,这里的誓言会消失。所以最后他们的誓言都消失了,想想觉得还蛮正常的,毕竟其实原著背景下他们在一起才比较奇怪对吧?(所以我看他们同人文又觉得他们不应该在一起又是想怎样……)


顺带一提,那些假的誓言也挺有趣,可能正好是在HP的背景下吧,有了魔法就可以作弊呀[二哈]




《The Lightning Letters》


作者: Ari Munami


译者:Gillian_Lightman


评分:10/10


德哈文。


啊闪电信真的写得太棒了!


八百年后的故事,黑暗的年代早已过去,当巫师们不再依赖魔杖和飞路粉,当哈利和邓布利多成为了一段久远的历史,当霍格沃茨成为了博物馆,当斯莱特林被人人厌弃。这段黑暗历史过去六百年之后,后人们在德思礼家的地板下发现了这42封时间跨度长达10年的所谓的lightning letters,几百年来无人知其作者。


妙就妙在,偏偏这篇文写的就是八百年后的一个历史学家寻找闪电信集的作者的故事,几乎没有写到过闪电信集,只引用了很少的几小段,没有写到当年的哈利和德拉科究竟发生了什么,几乎没有任何有关两个人爱情的正面描写,可偏偏就是能感受到那种爱——在战争年代,所有人眼中,一个是勇敢纯粹的格兰芬多,是光明方的领导者,被历史铭记的英雄,一个是狡猾胆小的斯莱特林,一个食死徒,一粒刻意被历史遗忘的灰尘,两个人的爱是压抑的、绝望的、不可语的。墓石巷(Graveston Alley)书店的老板说“另外一个光明一方的间谍,德拉科·马尔福,我看你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吧,嗯?那男孩,为了帮助凤凰社,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光是这一句话就能脑补出一大堆戏(然后又想到《情书》了)后来哈利战死,德拉科不久之后也去世了,他的庄园被保存至今,画像上的他刻意地分毫不动,只有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他才有了动静。


你只能看到风吹过时海平面上那粼粼的微波,但是你能想象到深处是怎样的暗潮涌动,能想象到它是怎样拍打在你身上,将你淹没——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激烈,让你难以承受。这个试图找出闪电信集的历史学家是那只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轻轻扇动翅膀的蝴蝶,掀起的是八百年前战争英雄与被历史所遗忘的小人的爱情故事的风暴。


真的,也许所有人都不曾真正了解过他们。


草草地补了一下二,最后德拉科说烧掉他,画像最终化为了灰烬,微风吹进来,灰烬被吹散到地上,吹散到空中,吹散到树上。


他就这样消失了。


我忍不住去想,当年收到德拉科的信时哈利在想些什么,他是不是在一天的战争结束后,深夜里,一个人就着魔杖的光悄悄地读着信?他是不是在想着当战争结束他们会迎来怎样的生活?他是不是也曾提起羽毛笔,涂涂写写,最终也没有寄出回信?


这八百年来,画像中的德拉科又在想些什么?当世人终于知道是他写下了那些信,他们是不是会站到他跟前来质问他指责他?他们是不是觉得他玷污了哈利的名声?八百年过去,他是不是还记得哈利的模样?


只是想想都于心不忍。




《You Don't Have To》


作者: TheLittleAvengerInTraining


评分:6.8/10


德赫文。


小短篇,治疗师德拉科和赫敏的故事。德拉科离开了马尔福家成为了治疗师,甚至为混血巫师和麻瓜出身的巫师争取权益,他没有勇气向赫敏道歉,于是换了另一种方式让自己好受些,当然赫敏早已经不再怪罪他啦。总的来说就是个平淡的小清新的故事啦。




《非典型性爱情故事》


作者:-蛋饺肉丝-(猫爪ID)


评分:7/10


德哈文。


小短篇,一个温馨的小故事。不知道为什么看的时候感觉文风有点像德赫的那篇《用麻瓜的方式准备晚餐:午夜时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提到了《霍乱时期的爱情》。




《Ocean Deep 深海》


作者:苏狱


德哈文。


风格是我喜欢的,一段现实一段回忆。短篇,然而呢,是个坑。




《今夜无人坠入情网》


作者:德哈研究中心


评分:8/10


德哈文。


啊萌死了,简直从头甜到尾(没错我已经预见了结局[二哈] lof上的新文啦翻翻还是很快能找到的,人气蛮高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前面还看过这个太太的文,看了《First Impression(成为简·奥斯汀AU)》和《Pride and Prejudice & Wizardry 傲慢与偏见与巫师》,不过后面一篇还没看完……




《年轻傲罗的一个月假期》


作者:保洁小梅的口水兜(lofter ID)


评分:7.8/10


德哈文。


虽然是篇德哈文,虽然结局是虐的,但其实真正戳到我的是最后乔治对赫敏说:“弗雷德死的时候,他抱着我,对我说,这简直是最好的结局了。那时我哭着问他,好什么,哪里好了。”也是我给这个分的理由。说实话我觉得结局不是太好,德拉科最后才意识到他爱哈利,他应该会活下去的,当他的治疗师,尽管他想治疗的人不在了。这个结局吧,感觉有点强行……




《Eggnog(蛋奶酒)》


作者:矜持的冬饺(lofter ID)


评分:7.9/10


德哈文。


甜文,因误会而展开的故事。啊难以言说,对甜文、尤其是短篇都只有一个感受:甜,然后,没了……




《Reunion》


译者:Prongdoe(lofter ID)


评分:7.3/10


原著CP、亲情向。


我总觉得lofter上这种文不是很多,偶尔也想看看亲情向的和亲世代的文。


是个小短篇,只有两章。看的时候想起来去年暑假看过的一本书,想不起题目来了(为此痛苦了好几天然而还是没有记起来)。那本小说是现实世界和死后世界交叉写的,人死后会到另一个世界生活,当现实生活中所有记得你的人都去世之后你会从死后世界消失。一场病毒让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死了,只有一个女科学家在南极勉强逃过了一劫,但是她受了伤,回基地后不久也感染了病毒死了。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所以有谁看过吗?求告诉我名字!不然我就要回家翻箱倒柜找书了,然而离回家还有快一个月QAQ)这篇小说的梗当然不是这个,只是看到所有人在死后世界团聚在一起的场面很喜欢(然而好像没有伏地魔!)到了这里不停地和莉莉道歉的斯内普,看到妻子和斯内普走在一起就不开心的詹姆,一起打魁地奇的狼犬鹿,邓布利多一家,死后依然不能避免被妈妈教育的双子,百年后哈利来了詹姆和莉莉反而开始很紧张。感觉萌萌的。




《Love Story》


作者:狎拎(lofter ID)


评分:7.7/10


德哈文。


小甜饼,是真的甜!可爱!除了甜和可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哈利还以为他观察马尔福才三周,听罢罗恩拍案而起:拜托!已经三年了!哈利:??真的吗?我很害怕???




《THEN》


作者:桃樂(lofter ID)


评分:8.5/10


哈德文。


其实看不太出攻受(摊手)


有段时间德拉科和哈利有所交集,但最多只是讲几句话,德拉科离开后哈利才发现原来德拉科曾占据了他的生活。但是之后两个人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最后德拉科送给哈利一只纸鹤,哈利大声向他告别。他们从此再无交集。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他们不曾在一起,也无所谓分开。


德拉科并没有真正地离开,他曾在哈利的生命里留下痕迹。




《又一个圣诞节》


作者:爱像诗美如瓷器


评分:8.5/10


德哈文。圣诞贺文。就算没有更新《电子情书》有贺文也很棒啦。


短篇就不多说啦。当生活出现摩擦,也许你们需要一个罗丝[二哈]




《御风而行》


作者:eleventy7


译者:livirael(lofter ID)


评分:9.8/10


德哈文。


好到没朋友!啊还有两章没有看过两天把它看完,据说是个HE。文如其名!整篇文章读起来就是那种“御风而行”的感觉。当然这个词在文中还有另外的含义。很佩服作者的一点是,同一个句子,就算每一章都出现,每一章都有不同的含义。一定要看这篇自行体会!(其实不会写评论的人哭瞎)还有一点很喜欢的是,文章里没有黑任何一个人,没有黑金妮,也没有罗恩跳出来强力阻止,阿斯托利亚也挺可爱,纳西莎就是那个一心只有儿子的母亲(不过她是最早发现哈利已经不完全是为了案子而是整个人都陷进去了的人,果然母亲的眼光还是最敏锐的)每个人都是他们应该是的样子。


这里哈利和金妮分开还是很正常的,当然也有德拉科的一部分原因,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两个都是工作狂,一个魁地奇至上,另一个因为在德拉科案里陷得太深,然后自己就扎进去了(并且一开始还毫无知觉……)


而且译者也超棒,一开始看的是翻译后面几章看的是原文,语句通顺当然不用说啦,译文风格也很贴近原文。顺便借ogawa的一句话:“头次看同人越过了角色和剧情沉溺于作者的某些偏执,青涩又浓烈。”


文里有一句很喜欢的话,德拉科写在本子上的,哈利在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在德拉科的笔记本上看到了这句话:“还记得我们十一岁的时候吗?让我们回到从前吧。”


——————————


我看完了!但我居然过了差不多快有大半个月才来补评论。这个结局真的很棒,没有多写他们最终是怎么在一起的,不过我想从哈利亲吻德拉科手上的印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happy ending啦。最后哈利又找到了家。原来哈利总觉得离开家很容易,回家很难,只是那个时候的金妮不能算是给了他一个家,他单身的时候当然更不能算,但是有了德拉科就不一样了。事实上,有时候并不是回到了家,而是回到了那个人身边。




《电子情书》


作者:爱像诗美如瓷器


评分:暂无


德哈文。


评分暂无因为还没有写完啦,事实上我觉得其实才写了一点点,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入坑以来倒是一直在看文,每天都刷lofter好几遍,可是好看的短篇没那么多,好看的长篇又都没写完……


这篇还没写完就不剧透了。阿香写得真的超棒,这两个人虽然一直怼怼怼但事实上隔着屏幕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还是能好好交流的。德拉科肯定是记恨哈利当时拒绝了他hhhh


对了,因为还是文学教授的设定,总觉得又被安利了不少书。每次看这样类似的设定的文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很没文化。




《突然拜访》


作者:桃樂(lofter ID)


评分:6.8/10


哈德文。


嗯怎么说呢,这篇文比较可爱吧。印象最深刻的是Ragnarr,我一直在想它长什么样……




《The Book Of Love》


作者:矜持的冬饺(lofter ID)


评分:暂无


Bill Weasley X Draco Malfoy


推这篇是因为……我没看到过这个cp,看了第一节觉得文风还能接受,但是好几个礼拜了这文也没有更过所以依然只有第一节……有一点,里面的德拉科有点像女孩子。




《Eclipse》


作者:Ph


译者:


评分:8.9/10


其实在考试周之前就看完了,后来因为复习就一直没有写评论。是看了lofter的一篇评论才去看的,可能是那篇评论对它赞誉甚高,我一开始是抱了很高的期待的,但事实上我看的时候发现它没有如我预料的那样,不过我那个时候受《御风而行》影响很大,还陷在里面没出来,加上《Eclipse》看得很快,所以看完之后其实隐隐有点失望。


但是这篇文还是很棒的!毕竟上面的只是我的主观感受,受天时地利影响。确实写德哈二人从敌对到相惜的文章似乎不多,所以这篇文真的很值得一看的!


具体评论可以搜一下lofter,名字好像是叫做“关于对《Eclipse》的惊叹”。




《一生所爱》


作者:shangshan


评分:8.6/10


刚刚完结,算是第一篇我从头追到尾的HP同人。在我发现它之前才刚嚎过想看二战AU的德哈文,之后就看到了它,不过我是我脑的那种AU。


第一章就就交代了结局根本猝不及防,好在我的承受能力很强还根本算不上是虐。文章我还算是喜欢,可能是一开始的设定问题,虽然作者写的有些语句我读着总有点怪怪的,也不是说不好,糟糕什么的,但是就是哪里觉得奇怪(笑),倒也还算能忍。


不过文中我最最最不能忍的一点是,德哈二人是婚内出轨!婚内出轨!这俩还都有孩子!而且思蝎还在一起了!


但是婚内出轨啊!仗着战争在外偷情啊!


你说德拉科索性没撑到战争结束死了也就算了,哈利最后是过上了和平生活啊,还是和金妮在一起好多年啊,直到两个人都去世,一边还一个星期一封信地寄给白厅,整整二十五年,为了让德拉科恢复名誉。哎,婚内出轨实在不能忍啊。


还有一点,其实我心目中阿斯托利亚还是很好的(忍不住吐槽电影最后的阿斯托利亚,我脑补的她是很漂亮的,但是电影那个造型吧……虽然我也不讨厌也不喜欢Jade,但是我觉得她本人比这个上了妆的阿斯托利亚好看多了),结果德拉科死后的阿斯托利亚那么浪荡……我也是不能忍。


只能说这是一篇槽点与萌点并存的文。


(打分好困难我要偷个懒)




《手稿启示录》


作者:Shally(LOFTER ID)


看到的时候觉得这样的角度很新奇,以哈利的角度描写的,加上德拉科的批注,然而事实上大部分都是德拉科的手笔,哈利的几封信,加上德拉科的幻想。看起来德拉科的感情尘封在了这几页手稿中。


所以说东西要好好藏,毕竟家里的小恶魔可是哪个角落都会翻翻找找的,指不定哪天又能翻出什么更加羞耻的东西来。




《风鸟》


《月亮与路灯》


作者:阿稚_是狮子啊(LOFTER ID)


总觉得这两篇短篇其实差不多,像是几年前的我会喜欢的那种。


……没想到我现在也还算喜欢。


比起来更加喜欢《月亮与路灯》这一篇。看了很多Drarry,放在小说背景里,这两个人最后还是会分开,分别过上一种自己也许并不想要的生活,让对方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就像这篇文章最后写的,“他踩着积雪越走越远,没有回头。”



《凤凰社》第37章The Lost Prophecy新旧版本译文对比(一)

wwwwww马住!

kaori_:

人文社《哈利·波特与凤凰社》旧版(封面是回头的哈利,深蓝色调)是由马爱农、马爱新、雷文三个译者合作翻译,而新版也就是纪念版(封面是骑着夜骐的三人组)由马爱农、马爱新单独重译了一遍,我对照着读了一下发现区别还挺大的,感觉新版总体来说表达更加清晰,有感情,修正了旧版的很多错译,但也有些新的错误。因为这章在整个七部作品里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章(而且我特别喜欢邓布利多的告白),所以想做个对比。


本来想整章手打一遍的,但是太长了orz,挑选一些差别比较大的地方和重要段落做对比,原文会用引用格式标出,有下划线的是新版译文,中间会穿插一些我自己的碎碎念,有轻微ADHP倾向,所以万一看到不适观点请及时点叉……还有我英语有点渣,要是有理解不准确的地方希望有大大帮忙指出。


首先本章题目的翻译就有修改。


The Lost Prophecy,旧版译为“失落的预言”,新版译为“丢失的预言”,旧版比较文艺,新版则意思更加准确,其实我觉得旧版也没什么不好的……


下面开始正文。



一幅肖像在他身后发出一声响亮的呼噜,接着用一种冷漠的腔调说:“啊……哈利·波特……”


菲尼亚斯·奈杰勒斯一边打着长长的哈欠伸着懒腰,一边用那双狡黠的眯缝眼审视着哈利。


“你一大早来这里干什么?”菲尼亚斯说,“这间办公室除了合法的校长之外,其他人是禁止入内的。难道是邓布利多送你来的?噢,不要告诉我……”他又抖动着打了个哈欠,“是另一条有关我那个没有用的玄孙的消息?




他身后的一幅肖像发出一声特别响的呼噜,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啊……哈利·波特……”


菲尼亚斯·奈杰勒斯伸展双臂,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一边用犀利的小眼睛打量着哈利。


“一大早的,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菲尼亚斯说,“这间办公室,除了合法的校长谁也进不来。莫非是邓布利多送你来的?哦,别跟我说……”他又哆嗦着打了一个哈欠,“又是我那个没出息的玄孙派你来送信的?


 


A picture behind him gave a particularly loud grunting snore, and a cool voice said, 'Ah . . . Harry Potter . . .'


    Phineas Nigellus gave a long yawn, stretching his arms as he surveyed Harry out of shrewd, narrow eyes.


    'And what brings you here in the early hours of the morning?' said Phineas eventually. This office is supposed to be barred to all but the rightful Headmaster. Or has Dumbledore sent you here? Oh, don't tell me . . .' He gave another shuddering yawn. 'Another message for my worthless great-great-grandson?'



shrewd, narrow eyes:我觉得旧版译作“狡黠的眯缝眼”更加准确,但下面的对话还是新版译文更加符合菲尼亚斯的性格。


Another message for my worthless great-great-grandson:这句我觉得新旧版都是错译,不应该是“又要给我的玄孙带消息”吗?菲尼亚斯只是个画像,他不需要任何消息,而且他之前已经推测是邓布利多送哈利过来的,就不可能再说是小天狼星派哈利来送消息;而根据前面的剧情,菲尼亚斯通常被邓布利多派去格里莫广场传递消息,所以这里菲尼亚斯也以为是邓布利多派哈利过来叫他去格里莫广场传口信。





“邓布利多对你的评价很高,这个我想你是知道的。”他悠然自得地说,“哦,当然,对你也是相当尊重的。”




“邓布利多一向很看重你,我想你肯定知道,”他和颜悦色地说,“是啊,他对你评价很高。”




 'Dumbledore thinks very highly of you, as I am sure you know,' he said comfortably. 'Oh yes. Holds you in great esteem.'



这句挺好玩的,“对你的评价很高”的位置正好前后相反,查了查字典,感觉还是旧版准确点儿?


其实我截出来只是想说连画像都知道邓布利多重视哈利(鉴于哈利一到五年级并没来过几次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肯定经常在办公室里跟人谈论哈利的话题,这里既能反衬出哈利的愧疚和罪恶感,也给下面邓布利多“你想象不到我有多关心你”的话做了铺垫。





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哈利。”邓布利多用很轻的声音说。


“不,你不知道。”哈利突然提高了嗓门有力地说强烈的愤怒猛地跃上心头邓布利多一点儿也不了解他的心情。


……


“你心里的感受,没有什么可丢脸的,哈利,”邓布利多说,“恰恰相反……事实上你能感受到这样的痛苦,正是你最坚强之处。


哈利感到熊熊的怒火正在舔噬他的五脏六腑,在可怕的空洞里燃烧,使他充满想要伤害邓布利多的愿望,就因为他那样若无其事,说了那些无关痛痒的话。


“我最坚强之处,是吗?”哈利说,他的声音在颤抖,眼睛仍然盯着窗外的魁地奇球场,但是却视而不见,“你一点也不明白……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邓布利多平静地问。


太过分了。哈利转过身来,气得浑身发抖。


“我不想讨论我的感受,可以吗?


“哈利,像你这样忍受痛苦证明你还是一个人!这种痛苦是人性的一部分——”


那——我——不——想——有——人性!”啥利吼叫着,从身旁细长腿的桌子上一把抓起那个精致的银器,朝屋子另一头扔过去。银器砸在墙上,撞得粉碎。一些肖像又惊又气地叫了起来,阿芒多·迪佩特的肖像说:“真是的!”


我不在乎!”哈利冲着他们大叫,猛地又抓起一个扔到了壁炉里,“我已经受够了,我也看够了,我要摆脱掉。我要结束一切,我再也不会在乎——




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哈利。”邓布利多声音很轻地说。


“不,你不知道。”哈利说,声音突然变得很响,火气很冲强烈的怒火在他心头窜动邓布利多根本不知道他内心的感受。


……


“你有这样的感受并不丢人,哈利,”邓布利多说,“恰恰相反……你能感觉到痛苦,这正是你最强大的力量。”


哈利觉得熊熊的怒火舔噬着他的五脏六腑,在那个可怕的虚空中燃烧着,使他内心充满冲动,想要去伤害邓布利多。就因为他的若无其事,因为他的这些空洞的话语。


“我最强大的力量,是吗?”哈利说,他声音颤抖,眼睛望着窗外的魁地奇球场,却再也看不见它,“你根本就不明白……根本就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邓布利多平静地问。


太过分了。哈利转过身来,气得浑身发抖。


“我不想讨论我的感受,好吗?


“哈利,这种折磨证明你还是个人!这种痛苦是人性的一部分——”


那——我——就——不——想——当——人!”哈利吼道,他抓起身边细长腿桌上的一件精致的银器,朝房间那头扔去。银器撞在墙上摔成了碎片。几幅肖像发出愤怒和恐惧的尖叫,阿曼多·迪佩特的肖像说:“真不像话!”


我不管!”哈利嘲他们嚷道,又抓起一个观月镜扔进了壁炉,“我受够了,我看够了,我要摆脱,我要结束这一切,我什么也不在乎了——




'I know how you're feeling, Harry,' said Dumbledore very quietly.


    'No, you don't,' said Harry, and his voice was suddenly loud and strong; white-hot anger leapt inside him; Dumbledore knew nothing about his feelings.


……


There  is  no  shame   in  what  you  are   feeling,  Harry,'  said Dumbledore's voice. 'On the contrary . . . the fact that you can feel pain like this is your greatest strength.'


    Harry felt the white-hot anger lick his insides, blazing in the terrible emptiness, filling him with the desire to hurt Dumbledore for his calmness and his empty words.


    'My greatest strength, is it?' said Harry, his voice shaking as he stared out at the Quidditch stadium, no longer seeing it. 'You haven't got a clue . . . you don't know . . ."


    'What don't I know?' asked Dumbledore calmly.


    It was too much. Harry turned around, shaking with rage.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how I feel, all right?'


    'Harry, suffering like this proves you are still a man! This pain is part of being human - '


    'THEN - I - DON'T - WANT - TO - BE - HUMAN!' Harry roared, and he seized the delicate silver instrument from the spindle-legged table beside him and flung it across the room; it shattered into a hundred tiny pieces against the wall. Several of the pictures let out yells of anger and fright, and the portrait of Armando Dippet said, 'Really!'


    'I DON'T CARE!' Harry yelled at them, snatching up a lunascope and throwing it into the fireplace. 'I'VE HAD ENOUGH, I'VE SEEN ENOUGH, I WANT OUT, I WANT IT TO END, I DON'T CARE ANY MORE - '



这段哈利失控发怒的描写,我觉得新版的翻译对于哈利的愤怒、口不择言和一点点孩子气的表现力更好(比如:有力地说→火气很冲、可以吗→好吗、我不想有人性→我不想当人、我不在乎→我不管)。


your greatest strength:旧版译为你最坚强之处,新版改成你最强大的力量,跟下文讨论用爱发电爱的力量呼应。


又抓起一个观月镜:这是一个小细节,旧版没有把“观月镜”翻出来,不知道这里是漏译还是偷懒,如果是故意没去查一些无关紧要的词,这种偷懒还挺恶劣的……


好了其实我截出这段还是想说邓布利多,他对哈利说“我明白你的感受”,就算不像哈利那样带着怒火和委屈去听,这话听起来也确实挺空洞的,但结合第七部来看,邓布利多真的完全明白哈利的感受,就像哈利因为觉得是自己的鲁莽害死了小天狼星而自责一样,邓布利多也因为觉得是自己的傲慢鲁莽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而自责了一辈子,但是在这里他不可能跟哈利坦白细说这件事,只能空洞地告诉哈利我明白你的感受。不知道当哈利最终了解到邓布利多的过去以后,会不会想起他们这晚的谈话,明白邓布利多说这句话的时候的心情,我只能说罗琳巨巨这把大刀埋得好。_(:з」∠)_





“我——没有!”哈利高声尖叫,嗓门大得让他感觉自己的喉咙都快扯裂了。一刹那间,他真想冲向邓布利多,猛揍他一顿,打烂他那张平静的老脸,摇晃他,打伤他,让他内心能够感受到一丝的恐惧




“我——没有!”哈利嚷了起来,声音那么响,他觉得喉咙都要撕裂了。那一瞬间,他真想冲向邓布利多,把他也撕碎,砸烂那张苍老、平静的脸,摇晃他,伤害他,让他也稍稍感受到一点哈利内心的这种恐惧。




 'I - DON'T!' Harry screamed, so loudly that he felt his throat might tear, and for a second he wanted to rush at Dumbledore and break him, too; shatter that calm old face, shake him, hurt him, make him feel some tiny part of the horror inside himself.

   

虽然old face没有错,但旧版“打烂他平静的老脸”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喜感……新版改成“砸烂他苍老的脸”看上去好多了,我觉得新版对邓布利多的形容词都改得比较文雅,两版都收的人可以全文对比看看,还挺有意思的。


最后一句话,旧版没理解出“哈利内心的这种恐惧”,新版改正了。





“如果你不——如果你要把我留在这里——如果你不让我——”


尽情毁掉我的财物吧。”邓布利多沉着地说,“我敢说我的财物太多了。”


他绕到桌子后面,坐下来看着哈利。


“让我出去,”哈利又说了一遍,语气冷冰冰的,就像邓布利多的声音一样平静。


“等我把话讲完。”邓布利多说。


“你——你以为我想——你以为我会在意——我根本不在乎你要说什么!”哈利怒吼着。“你要说的话,我一句也不想听!”


“你要听,”邓布利多坚决地说,“因为你在生我的气,但远没有气到你应有的程度。如果你要攻击我,我知道你现在很快就要这样做了,我倒很乐意让你这么做。”




“如果你不——如果你把我关在这里——如果你不放我——”


当然是继续毁坏我的财物,”邓布利多安详地说,“我认为我的财物太多了。”


他绕到桌后坐了下来,注视着哈利。


“放我出去,”哈利又说,声音冷冰冰的,几乎像邓布利多的一样平静。


“等我讲完了话再说。”邓布利多说。


“难道——难道你以为我想——难道你以为我会在乎——我根本不关心你要说什么!”哈利吼道,“我不想听你说的任何话!”


“你会听的,”邓布利多语调平稳地说,“因为实际上你应该更生我的气。我知道你差点对我动手,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那也完全是我咎由自取。”




  'If you don't - if you keep me in here - if you don't let me - '


'By all means continue destroying my possessions,' said Dumbledore serenely. 'I dare say I have too many.'


    He walked around his desk and sat down behind it, watching Harry.


    'Let me out,' Harry said yet again, in a voice that was cold and almost as calm as Dumbledore's.


    'Not until I have had my say,' said Dumbledore.


    'Do you - do you think I want to - do you think I give a - I DON'T CARE WHAT YOU'VE GOT TO SAY!' Harry roared. 'I don't want to hear anything you've got to say!'


    'You will,' said Dumbledore steadily. 'Because you are not nearly as angry with me as you ought to be. If you are to attack me, as I know you are close to doing, I would like to have thoroughly earned it.'



By all means continue destroying my possessions:“By all means”是当然可以、只管的意思,旧版漏译了继续,新版读起来有点连接不畅,感觉“当然可以继续毁坏我的财物”比较好?


两个形容词serenely、 steadily,旧版是沉着、坚决,新版是安详、语调平稳地,好像新版译者心目中的邓布利多比较冷静慈祥一些……


最后一句话译文也有微妙的区别,感觉新版的修改更加准确一些?





“你看,”邓布利多继续往下说,“伏地魔打算进入你的头脑,控制并误导你的思想,我相信他是在不久前才有这个想法的,我不想让他这种愿望变得更强烈。我相信如果他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比起校长与学生之间应有的关系要亲密得多,他就会抓住这个可乘之机,利用你来暗中监视我。我担心他会利用你,担心他会设法控制你。哈利,我认为我这样想是对的,伏地魔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利用你。就在我们仅有的几次见面中,我想我看到了他的影子在你的眼睛后面晃动……”


哈利记起这段时间以来每当他与邓布利多的目光接触时,总是感到自己身体里有条潜伏的蛇苏醒过来,准备发动攻击。


“就像今晚伏地魔所证明的那样,他控制你的目的,不是为了毁灭我,而是为了毁灭你。就在刚才他暂时控制你的时候,他希望我会为了干掉他而牺牲你。”




“是这样,”邓布利多继续说道,“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伏地魔就会试图强行闯入你的头脑,操纵和误导你的思想,而我并不急于刺激他这么做。我相信,如果他发现我们的关系超越了校长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或曾经如此,他就会抓住机会,利用你来监视我。我害怕他会利用你,害怕他可能试图控制你。哈利,我曾认为伏地魔会用那样一种方式利用你,我相信我的想法是对的。在我们难得的几次近距离接触中,我仿佛看见你的眼睛后面有他的影子在动……”


哈利想起他和邓布利多目光对视的那些时候,他体内好像有一条蛇从梦中醒来、准备出击。


“伏地魔控制你的目的,就像他今晚所表现出来的,并不是要消灭我,而是要消灭你。在他刚才暂时控制你的时候,他希望我会为了杀死他而把你牺牲掉。所以,你明白吗,我一直跟你保持着距离,就是为了保护你,哈利。一个老人犯的错误……”




'You see,' Dumbledore continued, 'I believed it could not be long before Voldemort attempted to force his way into your mind, to manipulate and misdirect your thoughts, and I was not eager to give him more incentives to do so. I was sure that if he realised that our relationship was - or had ever been - closer than that of headmaster and pupil, he would seize his chance to use you as a means to spy on me. I feared the uses to which he would put you, the possibility that he might try and possess you. Harry, I believe I was right to think that Voldemort would have made use of you in such a way. On those rare occasions when we had close contact, I thought I saw a shadow of him stir behind your eyes . . .'


    Harry remembered the feeling that a dormant snake had risen in him, ready to strike, in those moments when he and Dumbledore had made eye-contact.


    'Voldemort's aim in possessing you, as he demonstrated tonight, would not have been my destruction. It would have been yours. He hoped, when he possessed you briefly a short while ago, that I would sacrifice you in the hope of killing him. So you see, I have been trying, in distancing myself from you, to protect you, Harry. An old man's mistake . . ."



it could not be long before:这里旧版翻成不久前是误译了,新版改对了。


was - or had ever been:这里我不太能准确理解,感觉其实旧版更准确?或者其实两版的译者是想表达相同的意思,只是读着有些差别……


fear:旧版译成我担心,新版就直白地译成我害怕了,可以更明显地表达出邓布利多对哈利的关心。


dormant snake:这次确实是旧版更准确了,蛰伏的蛇、潜伏的蛇,新版从梦中醒来的蛇什么鬼……


第三段最后是旧版最严重的一个错误:漏译了整整一句话啊!!!邓布利多前面罗罗嗦嗦解释一大堆,就是为了最后坦白地解释说他跟哈利保持距离是为了保护哈利免受伏地魔的控制,但旧版居然直接漏了这句话,科科。


还有个无关紧要的小细节:tonight这个词,邓布利多跟哈利谈话的这个时间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清晨,所以这里的tonight其实是指昨天晚上了,但可能因为时间上比较接近,所以邓布利多提起的时候还是说的今晚。旧版都是按照原文译为“今晚”,而新版在上文中(我没打出来的部分)意识到了这一点,把tonight都改译作“昨晚”了,可到了这一段译者又忘掉了,还是译成了“今晚”。


最后,对比一下新旧版的几处译文:比起校长与学生之间应有的关系要亲密得多→超越了校长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几次见面→几次近距离接触、目光接触→目光对视……有没有觉得新版的译文更加直白、更加rio真情实感?旧版有些地方确实太含蓄了(甚至含蓄到都扭曲掩盖原文的意思了),这一点在本章后面表现得更加明显……下次再继续对比。


话说邓布利多嘴上说着故意保持距离,但之前“马人与告密生”那章,他对着一办公室魔法部的人还搞区别对待,管哈利叫“哈利”,管另一个同学就叫“艾克莫小姐”,估计他自己也绝对不可能想到疏远地叫“波特先生”,要是真的那么叫了,哈利要在心里纠结出十万字小论文分析自己到底哪里做错惹邓布利多生气了吧(不


这么一段段敲下来,深深感到自己是个抠字眼强迫症_(:з」∠)_ ,后面大段的内容都很重要,估计要分个三四篇才能搞完……











【霍格沃茨脑洞】文理分班

你说霍格沃茨会不会分文理科啊?

大概在四五年级的时候,填个志愿分了文理,文科生不用再上魔药课,理科生不用背魔法史?

很好奇了嘻嘻

“爱恨终有别”
图源ins,图2出处,侵删

图源ins,侵删。(老暗戳戳地看文今天也来搬点好图嘻嘻